文化探險業餘人類學

十九、神話與哲學

1.神話與哲學

神話 (myths)與傳說 (legends)的機能是相似的,它有很多類型、系統和藝術的表現法,依其結構和特性的不同,而具有非常複雜的作用。

大凡神話都不是單一的自體存在的,而是與信仰、社會組織有密切關連。它是從日常生活經驗中,把人生幻化一凝成了一齣美麗的神話故事。

民譚又稱民話 (folk fiction),它包納民間故事、民謠、謎語(riddle)和韻語(rhymes),上列的四項都是產生自文明社會的舊俗,原始社會是沒有民譚的。

研究民話的學者很多,根據他們的研究結果,認為民話不僅包納了多種要素,甚且有些也包括了許多異民族的文化,而迥異原始神話。

神話和民話,都是產生自日常生活的經驗,而後從這些經驗的材料,拼湊起來,就成了民話和神話。

這種形式的藝術活動,對於一個民族而言,他們必須對自己的文化關心,才能產生民話和神話。兩者在學術上的價值都是很大的。例如澳洲土著對沙漠的動植物生活非常關心,因此他們生存,就和這些爬蟲密切連繫起來,而這些爬蟲和袋鼠便反映在他們的神話裡。澳洲土著當是今日地球上生存最艱苦、流浪在沙漠裡的最原始民族。奇怪的是,他們卻是在所有的自然民族中,最能幻化自己的人生,而編造出最多而又最美麗的神話來。

神話在原始發生的時候,例如「人」在最初是從那裡來的?最早在一個混沌的空間裡,又怎樣會變成一個具有秩序的宇宙?世界上的動植物又怎樣會生長出來?善與惡又怎樣發生的?上述神話出現的行為,都是由於超自然的存在而產生的。現今人類因為沒有超自然觀念,故此沒有像從前同樣的行為。換言之,神話實為「超自然存在的創作主題」。

因此,由於我們對神話,抱有某一程度的可信度,遂構成了歷史的一部分。在相信神話的社會裡,「神話」和「現實」,實有深遠的關連,即在神話存在的背後,必有某一種的「意味」予以支持。因此,神話遂成為歷史的一部分。析言之,它必係在遠古時,原初實際所發生過的一項事實。因此,它也意味著,如果你否定了神話,同樣地就是反對了現在。再詳言之,由於 「現在的秩序」,既是神話中所提示的結果,如果你把它否定了,不就是把現在宇宙的秩序──原初的基盤和提綱,也都全部否定了嗎?

在神話中,有關男女區別的起源,在今日確實存在著。生與死、善與惡,在我們今日的世界中,也是確實地存在著。從這些事實中,正是印證了它的真實。如果我們認為神話是虛構,而我們又用什麼更好的方法來說明這些男女、生死與善惡的現象呢?

人類本能的行動有異於其他動物,因為人能言語和思考。對事物有把握理論的能力,對各種現象都有說明的體系。今日雖因科學的昌明,常用「科學」來代替「神話」,可是,還有不少的學者,最終還是回歸於宗教,這是屢見不鮮的。

Huli族人今日過著一個逍遙自在的日子,他們從養髮開始以迄一頂假髮的完成,大致要耗六年的時間才完成。族人視假髮為高貴的象徵,在他們文化裡,彷彿所有生活的內涵,都是為了對生命的珍惜與人格的高貴而活著的。
2.人生哲學

在自然民族的社會中,神話和宗教是有密切關連。神話產生自人間的曰常生活,而宗教信仰卻是人類對超自然界的關心而發生的。因此,一般自然民族的世界觀,乃包納世俗、信仰、神話、咒術和生存經驗等諸種要素。由上述諸要素混合而成的特殊世界觀。

一般自然民族大都屬於「實際主義者」。他們不論對於出獵或遠征,雖然確信可以得到精靈的保護。但為了「事必成功」,故在行程之前,都要有極周詳的準備。實際的操作,遵從自身的命令,這些都是自然人「實際」的一部。這種「實際」行為,就是他們一般的「理論」特徵。任何地區的自然民,都能適應那些環境。無疑地,這也正是顯示他們具有高層次的知性。

自然民對於許多問題,絕非是「非理的」,只是對於因果關係的法則──禁忌,則有強烈的遵守自然民生活在嚴肅現實中,對實際的感覺也特別豐富。例如北美的印第安人,他們都是持有很深宗教思想的部族。他們對自己族人的「訓語」,本質上是非常現實的:「你們在人生的旅程上,要依賴自己的力量」。因是,也許人生有一天,不知不覺之間踏上了坎坷之途,這時就要看你自己對人生是否「留心」(面對「實際」之意),生死就是決定於這剎那之間。

在原始社會上,個人對集團的組成較文明社會更為密切。但一般人都常誤會自然民族更能表現個人的自由和享受。有時他們雖然有個人的自由,實際上,他們對社會的福祉更為盡力。

在原始社會中,通常有維持思想自由的權利。這種權利甚至擴及兒童,成人對兒童都帶有尊重之意。不過,他們對自身的行為,還是負責的。

他們性格的強弱與賢愚,以及對自己集團的忠誠等,都是他們世界觀所強調的特徵。他們很早就發現「大自然的平衡法則」。他們認為人是不能不向自然界去學習,人是不能去支配自然,而是要順從自然。

上 一 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