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21 薄暮的呼聲 53.3 x 38.1 cm 水彩.紙 1970
單原二:生命、哲思
劉其偉的作品中。隱藏著他從原始族人所體現的原始思維與宗教的神祕感,他相信巫術,無形中也有著泛靈論的信仰,他透過「萬物皆有靈」的觀點,表現藝術。例如他看見基隆山的一塊石頭,便把它幻想成一個可愛的女人,畫出「基隆山的小精靈」。而向大師致敬的作品,是他向具有原始情懷的畢卡索、米羅等歐洲大藝術家表示崇高的敬意,因為他與他們一樣都是從原始藝術中汲取創作的靈感。「祭鱷魚文」還劉其偉以唐代韓愈為民不聊生的百姓趕走吃人鱷魚所寫的「祭鱷魚文」為創作題材。以藉古諷今,「馬尼拉的馬車」,瘦勁得肋骨畢現的駄馬,是否藏著劉其偉背負家計重擔的心酸呢?走過九十歲的劉其偉,對生命充滿了奇思異想,他以一顆開放、慧頡的心,畫出充滿哲思寓理的作品,流露出率真,感性的情懷。
上一頁 | 目錄頁 | 下一頁